海外约会巨头”陌陌化”?

白鲸出海 2020-04-0923:06:48 评论

视频聊天是今天的热词,除了在测试的抖音,海外大量约会 App 也纷纷上线视频聊天/直播功能。

在疫情席卷全球的情况下,机会降临的不仅有协同办公应用,还有专做“荷尔蒙”生意的约会交友应用。不过面对这种情况在行业内引发了两种对立的观点讨论。
一方认为,用户有更多的时间和金钱花在约会交友 App 上。他们给出的例子是在 Bumble 上,一位住在曼哈顿的用户 Stephane 为了增加匹配和对话概率,甚至在个人资料里添加了“健康的男性、拥有强大的免疫力和许多 Purell(美国知名免洗洗手液品牌)”等描述。
另一方认为疫情持续发酵带来的负面影响,一方面增加约会难度,另一方面导致部分用户失业,手里不再有闲钱。这方给出的例子是,一位住在纽约的分析师 Brent Bill 表示“在疫情期间我不想和任何人约会,因为并没有办法见面而且我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对彼此负责。”
但不论如何,在疫情之下,不仅是用户行为在发生变化,约会交友 App 也在“自我进化”。

疫情推动下 

海外交友 App 加速集成视频/直播功能

众所周知,国外用户喜欢通过 Party 或者酒吧寻找另一半,可是目前很多城市的封禁令“堵死了这条路”。约会交友应用的重要性得到凸显,荷兰卫生部长 John Haggie 甚至公开呼吁民众使用 Tinder 和 Grindr 等约会交友应用来降低疫情传播的可能性。

海外约会巨头

荷兰卫生部长 John Haggie 的呼吁 | 图片来源:Twitter

但奇怪的是,自疫情爆发以来,Match Group 的股价一路下跌,最严重时曾跌到 44.74 美元,虽然现在有所回升,但依然与 1 月份的 92.51 美元仍有较大差距。

海外约会巨头

数据来源:腾讯自选股

笔者认为 Match Group 股票下跌的原因与用户“只能聊天,不能约”有关,通俗来说就是用户可能在应用上聊得很好,但没有办法再进一步发展;抑或真有勇士线下见面,出了事情也会是交友 App 的“锅”。

其实约会交友应用从线上到线下的安全问题长期存在,只不过疫情的出现让这个问题被关注和放大。

那我们来看一下几个约会巨头都是如何操作的,了解有限、欢迎广大读者补充助力。

Bumble 和 Grindr

Grindr 和 Bumble 的手段比较“温和”。

Grindr 发布公告呼吁用户遵循世界卫生组织的要求,Grindr 发言人表示用户的安全和健康是 Grindr 的重中之重;Bumble 正努力通过专业文章教育、引导用户,Bumble 转发了斯坦福大学流行病专家 Seema Yasmin 撰写的有关疫情期间如何约会的文章给用户。

Match Group

Match Group 开通了心理热线,由公司约会专家为用户提供情感帮助和心理辅导,每天 12 个小时对用户免费开放。

当家应用 Tinder 发布了安全卫生提示,并将“Pass Port”免费开放给用户,用户可以无限制的与其他国家用户匹配,颇有一些希望全世界的 Tinder 用户可以守望相助、共度难关的意思。另外还优化了“Tinder U”的功能设置,大学生无需在学校里也可以与其他大学生进行匹配。

海外约会巨头

 Tinder 安全提示 | 数据来源:Tinder

主打严肃交友的 Hinge 给出了“在家约会”的提示,并推出“约会准备”功能。用户可以先与聊天对象预约见面时间,等疫情结束后再线下见面。另外鼓励用户第一次约会采用语音或视频约会。

海外约会巨头

70% 的用户表示有兴趣线上约会|图片来源:Hinge

除了各种“贴心提示”,各交友 App 非常明显的一个共同趋势是“流媒体化”。

以 Plenty of Fish 为例,据 Match Group 官方消息,旗下 Plenty of Fish 和 Match.com 将在 4 月初推出视频聊天功能,集团旗下其他应用也将逐渐跟上,技术支持来自美国另一个约会巨头 The Meet Group,而后者旗下的产品矩阵几乎也已经完全集成了视频/直播功能。

在疫情期间,The Meet Group 的股价甚至有所提升,而且旗下 MeetMe 的 DAU 和打开率在疫情期间也有所提升,说明用户对于 MeetMe 这类“流媒体化”的交友应用是买账的。

海外约会巨头

MeetMe 的 DAU 和打开率变化
数据来源:App Growing 国际版

海外巨头集成式发展 

挤压出海企业生存空间

目前中国出海的约会交友应用主要是两类,一种是以探探、Mico 为代表的集成式约会交友应用,另一种是以 LivU、HOLLA 为代表的视频交友应用。

Bumble 应该属于前者,Bumble 目前虽不具备直播功能,但是与 Badoo 一样开通了视频聊天功能,不过 Bumble 的视频功能比 Badoo 晚了 3 年。据 TechCrunch 报道,疫情期间 Bumble 的视频通话时长增长了 21%,这可能与 Bumble 最近的大手笔广告投放有关。根据 App Growing 国际版数据,Bumble 最近投放的广告数量比过去半年的投放总和还多,而且广告素材大多围绕视频通话展开。

海外约会巨头

Bumble 广告素材
数据来源:App Growing 国际版

再来看一下 Match Group 和 The Meet Group 旗下几款应用的主要市场。

海外约会巨头

数据来源:白鲸研究院+
Sensor Tower(预估数据 不完全准确)

目前 MeetMe 和 Tagged 已经具备了直播、视频聊天功能, Match Group 旗下应用也在迎头跟上,两家巨头在北美、拉美、西欧、南亚和东南亚市场的竞争力将会进一步增强,以“视频约会”切入海外市场的机会在慢慢消失。

那么面对海外约会交友市场的变化,中国出海约会交友应用有哪些核心竞争力来“扛住”呢?

我们以探探、Mico、HOLLA、Lamour 和 LivU 五款应用为例来看下。

探探和 Mico 的定位都是集成式约会交友应用,不过相较于比较“传统”的探探,Mico 同时具备匹配、群聊天和视频直播的功能,也因此常年位居中东应用畅销榜单 Top5。在市场布局上,Mico 在保持中东优势的基础上,正逐步瞄准印度和东南亚。在功能上,优化直播功能、直播品类以及实时语言翻译。

海外约会巨头

Mico 页面内容| 数据来源:Sensor Tower

HOLLA、Lamour 和 LivU 都是以视频交友为主的约会 App,HOLLA 深耕北美,并致力于让视频效果和视频环境更好,可以说是北美领先的视频交友 App;Lamour 母公司做直播起家,在特效使用和用户付费心理把控上更有优势,LivU 也凭借较好的视频效果在印度、印尼和中东地区占据了一席之地。

面对巨头的挤压,出海交友 App 在直播上可能更有心得,但在欧美这样的市场,可以看到巨头的产品是相对“细分”的,出海 App 在用户体验上还须更费心思。

总之,从疫情中海外约会交友巨头的动作来看,交友 App 的“视频化”简称为约会交友赛道的主流发展方向,中国与海外公司的赛道进一步融合,这需要本在出海道路上走得还不久的中国产品们加速“进化、脱掉同质化的帽子,探索出自己的方向。

本文作者:(辛童)

推荐阅读

商务合作

Cassie | 微信:18506490569

媒体咨询

Ares | 微信:18606066421

开发者对接

唐迟 | 微信:15605086341

海外约会巨头

长按图片扫码

加入白鲸社群


本文转载自「白鲸出海」公众号,版权归原文作者所有.

白鲸出海
  • 本文源自,版权归作者所有,全文共 2840 字
  • 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作者公众号,继续查看更多「」文章